文艺而不矫情

作者: 猎笔 分类: 自个儿 发布时间: 2013-04-25 23:59

还是决定浪费一个下午来写这篇文章了。

——题记

本来想来想去已经不打算写了,但还是写吧……或许这个理由有点牵强,但既然动笔了那就写下去吧。

前晚等了很久的分班结果已经出来了,几家欢喜几家愁,吵吵嚷嚷的,仿佛很多人一夜之间都冒出来了。自己分到了光信息,9班,嗯,蛮好的,没什么意外。

发觉自己越来越容易满足,随遇而安。

或许只是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情,没有所谓的大喜大悲,也不是尘埃落定的那种坦然,也不是与我无关的漠然,只是……只是想用文字表达点什么,一种我都不知道如何表达的心境。

在七班一年多了,说句实话,感情是有的,但没有很深。

高一二十七班已经逝去,无法复制,高三十九班的记忆零零散散,不协调中带着无奈,初三一班更是支离破碎,六年四班留下了单纯的童年,那七班呢?

我们的七班还有半学期的样子吧,这时候就说离别什么的太过早了,而且事实上宿舍又不重新划分,所以,看起来应该无所谓的样子。

只是,忽然想起高考结束后的那段日子,那段放肆自由的日子,每天宅着,每天胡扯,然后就来了北邮。

那时候自己建了七班群,吵吵闹闹的,我、沛泽、“懒羊羊”、安然、“表情帝”、雪宁、安琪、“鲸鱼”……那时候的七班人虽然素未谋面,但我们怀着憧憬,至少我是这样想的,我打算到了大学好好去营造自己的生活,更希望这是一个美好的七班……

来到北京,感觉是在一片混乱中开始了生活,然后马上就开始军训了,还记得军训时我们男生一个个被罚,一个个咒骂着李家伟,调侃我们的五连连长,也还记得那时累得不行的时候,“逍遥”帮着踩腿放松,也还记得那时候我们大部分人都没带电脑,也还记得那时候的我每天用着手机跟以前的同学聊天,那时候的心情该是怎样的呢?落寞中带着期待,或许这样形容比较合适吧。

终于开学了,张磊第一个转走了,剩下的人还在憧憬。怎么讲,必须说大一上的生活完全是偏离正轨的,而随着大家越来越熟络,各种相同的爱好被发现、被开发,生活也开始忙碌。

我加了文学社,为了它付出了很多的心血,把赖阳和湛然拉了进来,后来高鸣也被扯进来了……好吧,必须承认文学社的诞生从开始就是一个错误,或者说它的诞生是没有准生证,没有落户口的。但我决定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它,或许我有点固执吧,但认定了我也就不打算回头了。

大一上的日子,我们的七班在国庆一起到天安门看升旗,一起去云佛山滑雪……到了大一下又拍了英语剧,排练了告别宏福的节目,一起为班级评优努力,还留下了晓华写的班歌的曲以及我没写成的班歌的词……匆匆的,我们告别了环境舒适的宏福,我们转眼TMD就都大二了,成为了所谓的学长、学姐了。

这之中,沛泽转走了,“欢神”转来了,七班还是七班,我们在凌乱中来到了本部。犹记得搬家那天,两点就起来收拾,三点到女寝搬东西,四点多回男寝搬,六点基本到了楼下,七点都上了车,八点到了本部,九点男生全部累趴下了……还记得“阿姨”的慰问短信,还记得苦逼的我因为要赶晚上的飞机,根本就没有休息的时间,一直忙到中午过后……到家的时候正好还是两点,一天没睡。

大二了,七班去迎新了,那时候看见那些学弟学妹,恍惚中似乎看见了一年前自己的影子,人总是这样让记忆翻滚的吧。

在本部继续为文学社奔波,两个校区地奔波。又退出了足球队,可怜我的生活重心还是没有找到平衡点,但我只是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就这么简单,大二上也就过去了,可怜我的成绩还是依旧毫无进步,但,无所谓咯。

大二下,七班以屌丝逆袭的心态居然拿下了团支部评优,于是还得在校运会的时候忍受着寒风去走方阵……或许,这是七班作为一个集体能拿到的最高荣誉了吧,哈哈!

说句心里话,我在七班度过的时光没有太多值得怀念的时候,毕竟评比时做的那种PPT的真实性,大家心知肚明的。不过我还是很珍惜,相遇是缘,我坚信这点,虽然偶尔有把七班某些人抽死的冲动,但必须承认其他人也会有想抽死我的时候,所以,无所谓咯。

对于文化背景完全不同的这么一群人,我只能说,我们很难做到绝对的相互理解与和谐,只是希望,多一点相互尊重吧,既然价值观不同,就如我不喜欢喝酒你喜欢,就如我不喜欢吃辣你喜欢,就如我喜欢对所有人都直呼名字后两个字你喜欢称呼全名……那,为什么不能在相处时多一点尊重呢?整天在心里和口头上相互鄙视以求得自己内心的满足有意义吗?

不过话说回来,不和谐的存在才是稳定的,正如党派之间总得有不同的意识形态相互钳制,国家之间总得为自己国家的最高利益相互利用与合作,这样才是一个真实的社会,一个真实的班级。所以,还是无所谓咯。

早晚都要散的,大三的时候,我们就不会有这样一个七班的了,大部分人也都不在一起上课了,当然我们还是在原来的宿舍。嗯,怎么讲,珍惜生活的每一寸时光吧,或好或坏,反正走就是了,心里幸福就好,何必活在他人的期待与口水中呢?自己该做自己的选择了。对电子有感情也罢,对七班有感情也好,我们因缘分而相聚,也因缘分而终将分离,有些东西我们是不是太看重了?

不知道该如何结束这篇文章,我不是来怀念的,七班还有半个学期要一起度过,我不是来找抽的,我该感谢舍友的不杀之恩。

我一直觉得文艺不等于矫情,这是前天跟弘韬说的一句话。

我想,多年以后,当我们分散在四方,某天,忽然接到“书记”或者“阿姨”的电话,又来到北邮为“老七班”而相聚该是一件多美好的事情,那种美好该怎么描述呢,或许那种感觉就仿如每天毛主席像下那些健身的老人家和跑来跑去的小孩子一样,只是最原始、最纯粹的美好,美过任何的一种文字。

而我还会是我,还会装作文艺青年,但,不矫情。我只是喜欢自说自话,你依然可以鄙视我甚至在内心里把我抽死的,无所谓咯!

谨以此文,祭奠我过去的大学生活,并献给我们的七班,曾经充满憧憬的七班……

最后附上赶写出来的班歌歌词:

前奏20秒
阳光落下来 池边梅花开
风吹 雨打 霜雪拍
放肆的笑声 永不言败
这是 七班的舞台
没有时间给我伤怀
我们还要努力去爱
Trying to touch the sky
Let’s fly up high
我们来自五湖四海
相遇只因缘分存在
I will stand by your side

间奏25秒
大雁南飞 九天之外 繁星谁摘
并肩携手 我们的道路我们明白
我们无所畏惧 任凭心被阳光曝晒
因为 真情 是我的血脉
没有时间给我伤怀
我们还要努力去爱
Trying to touch the sky
Let’s fly up high
我们来自五湖四海
相遇只因缘分存在
I will stand by your side
尾声15秒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