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奴儿·舞

举杯且笑也凭栏,寒夜似霜。舞袖轻扬,咽泪吞声步蹒跚。 空枝斜柳樽难满,梦里贪欢。镜底红妆,可怜青丝如恨长!

醉花间

细相听,莫相听,相听断瑟琴。雾浓湿双鬓,泥香醉客心。 梦还旧时月,赌书泼茶茗。南国相思豆,颗颗似侬情。

我想知道

我想知道为什么天空高过云海 我想知道为什么鸟儿会有飞翔的姿态 我想知道为什么干燥的沙漠会失去色彩 我想知道为什么总有哭泣的小孩 我想知道为什么白的就总是白 我想知道为什么黑的不能变白 ...

谁在乎谁

如果选择了自己结束生命的这条路,你们也要想得明白,因为在我,那将是一个更幸福的归宿。 ——抄自三毛的题记 谁在乎着?你又在乎什么?我们到底又该在乎什么? 有些人,有些事,总以为自己早已不在乎。...

此间青雾恍如梦, 生世相携踏落红。 爱恨嗔痴几人懂? 晓来霜醉心已空。

18岁的祭奠

18岁了,18岁了。 成人了。 回首过去的18年,太多太多的回忆,发现自己真的回不去了。 在3月23日的凌晨,我无眠,看着时针转过12点,我发现自己在那一刻有点哽咽,我想哭,不为什么,只因为我18岁了。 ...

小小

时光 沙漏无声的沙流 静静地沿着小口 注入未知的尽头…… 翻转过一周 又是循环不休 我们小小的人生 也轮回在这几度春秋 但我们前行依旧用小小的双手 把人生来雕镂 只为了传说中的不朽 为了小小的幸福 守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