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雁难归——纪念两遭封杀最终客死异乡的他

作者: 猎笔 分类: Ta们 发布时间: 2013-03-29 12:23

耿耿良知耀日月,铮铮风骨擎苍天!

——题记

2012年12月5日,刘宾雁逝世7周年。

很多人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过刘宾雁这个名字,甚至在中国的作家名单中他的名字都会被某支大笔删去,但是,我们不应该把历史谋杀,当梦想都被无数次拿去的时候,难道连现实都要被拿走吗?!

刘宾雁,现代散文作家,我国报告文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唯一一位被撤职的作协副主席,两次被开除党籍,从1988年开始被迫流亡美国,也许我们可以说,中国的流亡文学起于刘宾雁。

流亡作为一种文学形态,从荷马、但丁到伏尔泰、洛克,一直是世界文学的问题古老主题,德国流放了海涅,英国流放了拜伦,法国则把最伟大的诗人雨果流放出境。

而流亡的刘宾雁在身患癌症直到客死异乡之时,却始终被他所眷恋的故土所拒绝,到头来只剩骨灰可以洒在中华大地上,可悲可叹兮!

刘宾雁的一生离不开报告文学,青年时期的他因报告文学扬名一时,中年时期的他因报告文学受困文革,年过半百时他又重新拿起笔用报告文学为民请命,未曾想待到耄耋之年却流亡海外,一直到今天都被文学史所遗忘……

我们无法去苛责什么,但我们难道不能学着去正视现实与历史吗?

难道讲真话必然是这样一个不可更改的宿命么?一个记者,一个作家,因为讲真话,因为直率地说出自己的意见和想法,便先后两次被尘封,第一次在国内尘封二十二年,第二次在国外尘封十八年……

也许我们应该相信,刘宾雁的示范最终能让更多的记者与作家走上为民请命的道路。

也许我们应该相信,我们的社会最终能容忍一些分歧,哪怕是一些过头的不同意见。

也许我们应该相信,在我们青年人的觉醒下,中华民族一定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后记

04年刘宾雁八十寿诞时,曾经对大家说过这样一段话:

“再活十年的话,我会更加珍惜时间。近年来悟出一个道理:对于中国,个人的作用是太有限了;但是它又是别人代替不了的。只要脑子还好用,就一定要多留下一点东西,不管年轻人爱不爱看。总之,一方面觉得自己能够不死、不精神崩溃、不家破人亡,太幸运了,应该多做点事;现在,心里就更是诚惶诚恐了……相信我,决不会辜负大家对我的期待!”

年轻人,你会辜负刘宾雁的期待吗?!

注:本文创作时,笔者阅读参考了中国报告文学作家卢跃刚的《有一个人,叫刘宾雁》、佚名的《世上再无刘宾雁》、佚名的《为了笔的自由》等有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