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好,方校长

作者: 猎笔 分类: 兽皮 发布时间: 2013-06-28 23:30

终究还是没忍住,写下这篇文章。

既然开了头,那还是先对即将离去的方校长道一声,一路走好!

——题记

这两日的网络着实纷纷扰扰,实在不对胃口,准确点来说——是反胃。

原本普普通通的毕业典礼,先是方校长一句“我爱你们”让09级的学长学姐们感动不已,而方校长在典礼上同时宣布辞职则让众多北邮学子开始感慨。可惜这消息很快就随着网络上了各新闻平台的头条,于是乎,网络之上对方校长的谩骂声随之传到了“信息黄埔”。

无可避免的,一场网络论战,异或说一场网络对骂,开始了……

其实说句心里话,这真的不能算论战,网络暴民们的言语毫不留情,从“滚”到“SB”,再到“祝病魔早日战胜方校长”,而不少北邮学子感到“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也拔刀相向,加入这一网络战局。

很遗憾,这一战让我大失所望。双方基本上都没有论点,没有论据,乃至没有逻辑,我不得不感叹一句,我裤子都脱了,你就让我看这个?

作为理工科院校的学生,我大北邮学子在论战中虽然必然的在文笔上要吃亏,但我看到的文章却连基本的逻辑思维都读不到,难道在“四大名补”的锤炼之下,北邮学子的逻辑思维反而混乱了?

必须承认的是,除了那些暴民们用各种方式“问候”方校长和北邮学子以外,也有部分人较为冷静地和北邮学生进行各种探讨,从方校长的为人到“墙”的合理性,从国民的素质到社会民主,这讨论范围也不小了,但总觉得有点奇怪……

唔,知道了,怪就怪在这种理性的讨论总被淹没两群人的口水中,他们都是没见过几次校长、没和校长说过超过两句话的人,但一群的仇恨大得好像方校长杀了他们全家一样,另一群则把校长当成上帝一样捧。

华中科大的根叔说:“什么是母校?就是那个你一天骂他八遍却不许别人骂的地方!”

很可惜,方校长是方校长,不是北邮。

方校长不能代表北邮,北邮也不会因方校长的离去而变得更糟或者变得更好,它已经不是那个“小清华”了,所谓的“信息黄埔”或许也随着民国的远去,唬不住人咯。

在这场论战中,北邮学子大可不必动怒,方校长他没什么特别的,他就是方校长,他不是什么“防火墙之父”,你们也不是什么“他朋友的孩子”,他就是他,简简单单的,褪去那些什么光环吧,方校长也是人,一个生活在一切现实环境的人……

他会哭也会笑;

他会认真地回复学生的邮件,也会在学术和行政事务中周旋;

他会情不自禁地说一句“我爱你们”,也会为国家的GFW工程提出他的构想;

他会出现在各种大家眼里就是演戏的行政会议,也会在毕业典礼上和学生一起相拥合影;

他会为许志永博士参选人大代表而伤透脑筋,也会招来阚凯力教授的调侃;

他会在体育会上戴着被称为“屌丝气质”的墨镜,也会为北邮的学科建设想破头脑;

他会在北邮夺得信通第一时写下藏头诗,也会因此招致数万句“滚”;

他会在武大被扔鞋,也会在人大召开时尴尬地躲着记者。

我只想对那些非北邮的网络暴民们说,你们too young too naive了,你们只是想找一个宣泄对象——针对你们因“墙”而被迫“翻墙”所带来的麻烦,没必要总是上升到你们口中的言论自由高度,因为“自由”这个词,早就在民国时期就被各种学者研究过了,你们连有几种“自由”都分不清,更不要讨论民主乃至现行的制度了,另外说句题外的,现在那些大学里有多少狗屁Dang员连左右派都分不清,实在可悲。

我只想对那些热爱北邮的北邮学子们说,方校长只是北邮历史上的一个校长,他的名声注定比不了已经去世的叶培大校长,乃至上一任低调务实的林金桐校长。你们没必要再辩护什么了,更不要说什么“低智商的人才翻不了墙”、“你们的低素质证明了民主制度是不适合中国的”。我们要做的只是为方校长送上离别的祝福,把他当成一个活生生的校长,不管他是否给你带来改变,他终究是北邮的校长,你们是在方校长在任时来到北邮的,这叫缘。

另外一方面,方校长跟防火墙被绑在一起,这或许不能怪他,或许不能怪这个制度,或许不能怪我们亲爱的Dang,这仅仅是另外一种“缘”。少点谩骂,少点针锋相对,少点带来谣言的转发,少点140字或240字的吐槽,多读点书,看点纪录片或者有深度的电影,到身边的城市走一走,记录下生命中的点点滴滴,偶尔翻墙看看墙外的风光,自己学会怎样独立思考,特别是在安静的夜晚,我们会发现,这个世界还是美好的,毕竟心情是自己的,何必寄托于那些社交平台?

最后说一句,方校长,您累了,您的生命该献给学术,而不是纷纷扰扰的行政管理和网络,虽然有点遗憾,没能听过您的课,没能和您在毕业时合影,但我会在新校长到来时第一时间忘记你的,我想,我们每一个人都没有权力打扰一个选择离开的人了,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