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

狙击手

我是一名狙击手在暗处摆弄枪口 精确的枪声是我心脏的节奏 那里只有冷血在流…… 我的世界真的很小只能透过镜子往外瞄 除了断木枯草 就是残墙道道 偶尔也会有敌人的大脑 我是一名狙击手 只会对亲人说着不要为...

我的高一·二十七

穿越了千年的经历,我们来到了这里。 新的一次相聚 在属于我们的高一·二十七…… 故事刚刚开启……我们羞涩的花季, 还是隔着花刺般的距离, 直到我们拾起笔, 共同书写这一段记忆。 故事展开的铺垫 已经把悲...

无题

脚下是一条漫漫长路, 忽然没有了示意图…… 一种莫名的孤独, 正在渐渐涌出, 漫过了, 埋葬着伤心的坟墓。 直白如话的愁苦, 润湿了眼前的虚无…… 倒不如 永远装作糊涂, 何必在乎...

没有星光的夜

今夜空旷的天,只有月儿还是那么圆, 我又是站在谁家的门前? 安静的庭院, 鸣蝉乍又吐露出几声哀怨, 悲情是否堪比那楚歌四面? 孤单的木棉, 没了昔日枝头的美艳, 还能留得住几许眷恋? 骤然风雪,造就了...

如梦令·雄鹰

天际鳞波乌云, 阴风惊煞兽禽。 空有壮志心, 王朝岂易复兴? 雄鹰,雄鹰, 早已受困于情!

一场梦·一场空

雨一直下, 滴滴答答, 敲出了年少时的那个童话:   看看河边的白马,   听听清幽的琵琶,   赏赏淡雅的茶花,   这是曾经的初夏…… 雨还在下,密密麻麻, 织成了神游时的一幅油画:   针叶的西伯利...

初冬

冬日伊始一年的嗔痴 写满了整张白纸 是亦不是 枝叶已垂 无尽的赶追 东流成一江冰水 对也不对 乍起的北风吹散了静静的梦……

中秋望月

一阵清风一圆月, 遥望桂树如霜结, 愁绪恰随银光泻, 今宵本是中秋节。